✨燃燃是个会咕咕的团团

风霜欲燃骨。高考后不咕。

睡前更新(´▽`)ノ♪写比心小甜心(。)一定要用可爱的笔和可爱的颜色

开奖

一号沙雕(´▽`)ノ♪ @-山亭柳

二号沙雕 @想快樂的七彩白龍

三号小可爱 @月半明


1.(名字我还没想好)



   

    少年手持尖刀,乳白的头发中夹杂了黧黑色:“这刀还不如我的角锋利。”他调皮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 这是一片森林,每一颗树干都粗壮笔直,树枝一层压着一层遮住了阳光。你若身处其中,单单是气氛就让你紧张的不行。更别提你身旁总会有别的生物跑过。可是,这是你作为人类来说。

    他不同。

    从世界的秩序建立起来开始不同种类的生物就共同生活在一起。有些种族有属于自己的称呼,有些则没有。统称“类人”然而在漫长的变迁过程中,每个种族又以自身的特点被命名。

    他的种族被终生称作“恶魔”。

    他有着尖锐的角,猩红色的眼。

    少年敏捷的在树之间穿梭,不时的左右看看,像是在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 “呼——”他松了一口气,“终于到了。”

    他窜上树,找了一支微微结实的树梢,躺在上面支起一条腿,吊儿郎当的翘着。他似乎并不像他的外表那样阴沉。

    小刀纵使被他嫌弃,也依旧在他手里紧紧的握着。这并不是说他的警惕性有多高,而是他根本就是一个草包。他没有同族人所拥有的能力,也没有他们凌驾万物的气势。他有的只是被称为“恶魔”的外表。

    他并不在乎这些,因为他根本就不想要实力和权势。他想要的只是和家人们安安稳稳的在一起,做自己大哥的小跟班。而他的家人对他也没有什么要求。

    他今年21岁,相当于人类的2100岁,可是他只有不到四百年的记忆。他问过自家哥哥,但他也不愿细说,只是告诉他“你原来几乎死过一次,勉强被你六哥救了回来,醒了之后就什么都忘了。”

    他不明白,自己身为一个弱鸡时时刻刻守着本分,有谁会来杀他呢?杀他六哥还差不多,长得又白又好看,还是个学霸,天天冷着眉眼还有一堆姑娘追。能力还拉风。

    一想这些他就觉得自己空长了一副好皮囊没姑娘追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 他现在在他六哥读过,也是在任教的学校就读。目前的状况是学校的考核——考核内容是——Aitvaras。

    Magma向来分不清这些东西,他也不想分清楚,在学院的小范围森林中怎么会出现“Aitvaras”这样的东西呢。按照老师们的一贯思路,顶多是捕捉一只“Basilisk”。(注:Aitvaras:鸡龙,可以带来好运,但你必须出卖自己的灵魂。Basilisk:毒蜥,鸡蛇。)

    他正想着,觉得其实没什么打不了,就收起了准备好好休息的姿势跳下树去。

    “噗呲——”脚下好像有什么被踩爆。

    Magma身体一僵,倒不是害怕杀了生,就是怕踩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。他向下看去,那东西的分成两节的身体还在蠕动着。他迅速的抬起脚,心虚的移到一旁。

    “What the fu——”有什么滑腻腻的,冰凉的东西攀上他的后背。他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 “踩死了我的孩子,要付出代价的哦。”妖魅的女声。

    Magma尽力表现出冷静,告诉对方,我是不畏惧你的。

    “你的孩子?”

    “Basilisk。我的族人。”

    果真对了,Magma心想,但Basilisk不是半人啊。

    “咝——”他抽了一口冷气,然后脖子疼传来刺痛,眼前一黑。

  

    Magma觉得自己又陷入了那个梦境之中。他也说不清自己身处何方。他的记忆只有这些——他自己是一团白烟,穿过了其他颜色的烟雾,一层一层,先是黄色的,混沌的,温暖又湿润,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更无法停下来。

    继续向前。那是一片黑暗,冰冷的空气铺面而来,Magma打了个寒颤,停下快停下,他想。

    这个梦不是他第一次做了,可是每次到这个地方他都会畏惧的发颤。

    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 终于穿过了这片黑暗,下一部分是赤色,他的最爱,炎热,还会散发出一种味道,像铁锈,但远比那浓烈,是战场上的鲜血气味。

    马上。要到了,要看到他了。

    “他”是在这个时间尽头的“人”或是灵魂,也可能是Magma臆想出的理想中自己的样子。因为他的样子同自己一模一样,除了那只独翼。

    他看见“他”了。越来越近,自己的那团白雾攀上他的身体。

   

    “蠢货,我送你回家。”“他”说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 Magma睁开眼。

    是邪生和Sword。

    “哥,六哥。”Magma扭动身子,发现自己被禁锢在拘束椅上,他抬头,疑惑的盯着他的两个哥哥。邪生不说话揉了自己浓重到发青的眼圈。

    “我睡个回笼。”他说。

    Magma叹了口气,用奶猫般湿漉漉的双眼看着他面无表情的六哥。

    “静养。”Sword更不愿多说,转身也走了。

    Magma见俩人就这样把他撂在这儿反倒平静了,没出大乱子,他想。

    那就再睡一会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 邪生没走太远,等着跟随他出来的Sword 。他拧着眉毛问他:“是他吗……?”

    Sword点了点头。

    “他真的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,但独翼还没张开……”邪生垂下眼睛,说不上是庆幸还是失落,“都过去几百年了。”

    几百年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,只是从婴儿到幼儿所用的生长时间。可如果一直担忧着什么事情,心里还是会像被刀子一点一点的打磨。

    邪生摇了摇头。

    “你还是想一想怎么处理那一群四肢退化的爬行类生物。”Sword冷清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 不能不对付,不能杀戮,也没什么“谈和”这一说。世界中的种族从来都是弱肉强食,可是又有所谓“秩序”。

    “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我们这里又没有东方‘吃了可以长生不老的传说’。”邪生僵硬的笑了笑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Lava和邪生的小段子

“他亲手处决了所爱,然后在苦海里徜徉。”

邪生看着自己身旁熟睡的人,轻轻叹了口气。Lava……不……Magma醒了以后发现他在我的床上会是什么反应。要不要送他回去……?

算了,就纵容他这一次,最后一次。他用嘴唇触碰了Lava的额头。

他又想起了多年前Lava对他说的话。

“哥哥!这是最后一次,我不会再杀人了。”

他们两个这一点是相似的,从来都不守信用。

邪生又躺下。

“我喜欢你,无论什么意义上,无论亲情还是爱情。”

光的退却

   我是孩子保姆一会儿亲妈发画 @Ferno

    人设/RR  李燃

    文/李燃

    绘/RR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 序章

    恶魔的双角沾满了鲜血,翼膜已经破败的独翼依然高傲的展开。

    他冷冷的看着面前手持武器的人们。

    也许并不能称他们为人,在真正的人类眼中,他们都是野蛮的怪物。

    “邪生。”年轻的恶魔嗓子快要不能发声,“渣滓来的再多也没用的。当然,渣滓里不包括你。”

    他对面的“人”不为所动。眼泪是不舍与悲哀,没有站在对立面的愤恨,剩下的还有爱与怜惜。

    “Lava,我警告过你很多次。”

    恶魔笑了笑:“邪生,你的弟弟难道不如一个垃圾?”

    “我警告过你很多次。也提醒过你。这不是弟弟与陌生人的抉择。这是世界的秩序所要求的。”

    “这就是你要的。这就是你要的?这就是你要的!?”Lava重复着这一句话。语气一次比一次激烈,声调也逐渐升高。他忍着疼痛,喊出来知道彻彻底底失声。

   

    轰——身躯倒在地上就那样直挺挺的,像是被冰冻多年的尸体,所有关节无法活动。他的脸贴在柔软的泥土上,血水滑落,汩汩的蜿蜒而去。

    一条红色的长虫。Lava想,真恶心。他眨眨眼睛,睫毛湿哒哒的。没力气眨了,索性把眼睛合上。唇角却翘起。

    被穿破的嗓子中发出了一种拉风箱般的的声音,身体开始颤抖,他在笑,在发狂,是犯了癫病了。然而有液体划过他的面颊,冲淡了鲜血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 邪生转过身去。

    金色的咒文在虚空浮动,梵音响起。金色的锁链从半空中插入Lava身边的土壤,然后变得温柔,将他一层一层的包裹起来。Lava死死的盯着他。

    别心软啊。Lava想。你还是舍不得我啊。

   

    喷发中的火山流出岩浆,迸溅出星火到归位沉寂只需要一瞬。而它如果不彻底的死亡,终将光耀于时间。灵魂也是如此,只剩寸缕便会飘摇在世间。更别提还有人刻意的保护。

    “带他回去。”邪生的声音听不出情绪。

   

    “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 是,一切都过去了。Lava带来的灾难停止,人们的恐惧消逝。

    可对于邪生,有一些东西永远都过不去了。

   


三文堂的钻石580重心和颜值都行
重量我也喜欢!就是出锋效果一般
以及求你们看南禅呜呜呜